首页>精品赏析>2017秋:《李越缦遗印四十七枚》赏析

2017秋:《李越缦遗印四十七枚》赏析

Lot9 李越缦遗印四十七枚 估价:250,000-350,000 成交价:1,380,000

越缦堂尺牍

李慈铭专致信函向傅以礼提起自己藏有岳钦(朱国涛)所刻印章两枚


李越缦遗印四十七枚
另附:《越缦堂尺牍》上下册,散佚,合计55帧。《越缦堂诗初集》上中下,计三册,《越缦堂诗续集》一册,《越缦堂诗词录》一册。
尺寸:尺寸不一
李慈铭(1829-1894),初名模,字式侯,后改名慈铭,字爱伯,号莼客,室名越缦堂,人称李越缦,晚年自署越缦老人。清浙江会稽人。同治九年(1870)举人,光绪六年(1880)中进士,补户部江南司资郎,后累官至山西道监察御史。
沈复粲(1779-1850),字霞西,号鸣野山房主人,一作沈复灿。山阴(今浙江绍兴)东浦人,嗜书似命,肆力于经史百家。收藏书籍数万卷,尤爱收藏大儒、忠孝之卷帙,残文只字,惜如异珍。嗜金石,性好博览,搜罗颇多,据考赵之谦十七岁师事沈复粲始习金石之学。
沈昉,字寄凡,一作寄帆。清浙江山阴人。藏书家沈复粲之子。曾客曾国藩幕府。善篆刻。与李慈铭交游甚密,李慈铭有《送寄帆作尉江南》诗云:「尔翁江南沈麟士,穷老钞书八千纸。良田广斥收秘藏,手挈琅嬛付孙子。
陈寿祺(1829-1867),原名源,字珊士、子谷,号慎三、云彬,室名纂喜堂,青博阁,芙蓉馆,山阴(今浙江绍兴)人。咸丰六年(1856)进士,改庶吉士,授刑部主事。著有《纂喜堂诗稿》。
沈镇(清),字慎行,号留安,又号留庵。清代篆刻家。 浙江秀水(今嘉兴)人。擅刻印,尚规正细密,刀法于浙宗外另具风貌。光绪十六年,客游福州,与傅栻、邱东霖、何寿章订交,并与傅栻合编《西泠六家印谱》。
沈丹书(清),字笛渔,山阴(今浙江绍兴)人,善刻印,白文多宗汉法,朱文学徐三庚。
朱国泰(清),字岳钦,山阴人,工篆刻,宗法秦汉,又师吴让之,赵之谦。
杨秉桂(1780-1843),字辛甫,号老辛,一号蟾翁,江苏吴江人。善兰石、墨菊。与钱杜、王学浩友善。
陈豫钟(1762-1806),字浚仪,号秋堂,钱塘(今浙江杭州)人,清代学者、书画篆刻家。出身金石世家,乾隆时廪生。深于小学,工书篆籀,摹印尤精,与黄易、陈鸿寿、奚冈齐名,为浙派篆刻“西泠八家”之一。

慈铭在言路,不劾李鸿章

李慈铭(1830-1894),晚清官员,著名文史学家。初名模,字式侯,后改今名,字爱伯,号莼客,室名越缦堂,晚年自署“越缦老人”。会稽(今浙江绍兴)西郭霞川村人。
   自幼聪颖,勤思好学,博览群书,为越中俊才。十二三岁即工诗韵,深受汉学大师、学正吴晴舫器重,有“越中俊才”之称。一生仕途并不得意,11次参加南北乡试,无不落第而归。咸丰九年(1859)北游京城,将捐资为户部郎中,不料为人欺哄,丧失携资,落魄京师,其母因此变卖田产以遂其志,而家道由此中落。同治九年(1870),41岁始中举。光绪六年(1880),51岁始中进士,补户部江南司资郎。他为此特地刻了一枚履历闲章自嘲,曰:“道光庚戌秀才,咸丰庚申明经,同治庚午举人,光绪庚辰进士。”光绪十六年(1890)补山西道监察御史,任内巡视北城,督理街道,均尽其职。
   李慈铭是中国历史上不多的几位怪人之一,在二百六十多年的清朝历史上也是特立独行,独一无二的人物。他学问源博,通贯古今,思想独特,眼光敏锐,论人断事非常精到,有着非凡的才华,故被后人誉为“旧文学的殿军”。其人仕途困顿落拓,但清高狂放,他言语犀利,臧否人物,毫无顾忌。尤其对同朝文人、同朝为官者更是嘴下毫不留情,自古文人相轻的习性在他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地体现。遇事敢于发表意见,也不避权势显贵,甚至当面折人、议论臧否,因此常常受人嫉恨,遭人诋毁。袁行云先生不无感慨地评曰:“其人品、词章、学问,俱有可称,是亦未可轻议也。
   李慈铭一生长期郁郁不得志,然始终以崇尚名节的名士而自衿,时人也以能与他相交而倍感荣幸。被誉为“天子门生、门生天子”、曾任同、光两朝帝师的翁同龢便十分推重他的才学,光绪六年(1880)的会试,由于翁同龢任总裁的原因,困顿科场多年的李慈铭才得以高中,终于一偿自己多年未了的心愿,在他拜见翁氏时,翁氏竟倒履以迎,“以名位言,老夫当抗颜称师,以学论,吾当北面而拜也”,可见翁氏对李氏才学的佩服之致。大学士周祖培和尚书潘祖荫亦对他礼遇有加,尝谓其门下言:“汝辈甲科高第,然学问不能及李君十一。潘祖荫死前以墓志铭相托付,可见他非常欣赏李慈铭的文笔,这也是李慈铭在京师的立身之本。父辈都推李慈铭为座上客,潘祖荫也非常看中他的文词,这份殊荣对于寥落不偶之人来说非常重要。
   晚清政坛的重臣李鸿章亦极力与李慈铭相交,李慈铭所主讲的天津问津书院即缘于李鸿章的大力举荐。他京官生涯后几年经济来源的基本保障,是生涯最后几年担任“天津问津书院北学海堂山长”所获的每年一千一百余两束修。“天津问津书院北学海堂山长”其实只是一个挂名,一年不需要到天津跑几次,束修却如此丰厚,原因很简单:这其实是李鸿章送给他的“封口费”。盖李鸿章深知李慈铭之善骂,更自知自己身处高层政治矛盾的中心,很容易被清流们抓住小辫子不放,所以他倾力结好李氏。这笔封口费效果不错,虽然李慈铭虽恣睢放纵,“任情善骂”,但在晚清清流皆竞相痛骂李鸿章之时,他却从来不开口,“慈铭在言路,不劾李鸿章。”
   另外与李慈铭相交的名士官僚尚有张之洞、许景澄、袁昶、以及后来做了李慈铭家庭教师并在出版《越缦堂日记》时费了大力的蔡元培。
   李慈铭喜藏书,有藏书室名“越缦堂”、“困学楼”、“苟学斋”、“白桦绛树阁”、“知服楼”等。与大学士周祖培、尚书潘祖荫来往书信密切。其藏书不足万卷,但以精见称。仅手校、手跋、手批之书有200余种。编纂有《越缦堂书目》,著录书籍800余种;又有《会稽李氏越缦堂书目录》,由云龙辑有《越缦堂读书记》,记其阅读书籍990余种。藏书印颇多,自称“书籍不可无印记,自须色、篆并臻妍妙,故选不调朱,收藏家争相矜尚,亦惜书之一事也”。有“越缦堂藏书印”、“白桦绛树阁清客”、“会稽李氏困学楼藏书印”、“萝庵黄叶院落”、“桃花圣解盫”、“慈铭”朱文长方印、“霞川华隐”朱文方印等数十枚。著《越缦堂日记》、《湖塘林馆骈体文抄》、《白桦绛树阁诗初集》、《重订周易小义》、《越缦堂词录》、《越缦堂经说》、《柯山漫录》、《后汉书集解》、《霞川花影词》、《十三经古今文义汇正》等。
   著名历史文献学家张舜徽先生说:“ 《越缦堂日记》是包罗宏富,无所不有。”《越缦堂日记》在当时即被誉为“日记之大观,掌故之渊薮”,堪称描绘晚清社会世态的一部百科全书。《越缦堂日记》的出版经过极为曲折,前后历时六十余年。1894年末,李慈铭病逝,遗留日记手稿七十余册。当时,沈曾植、缪全孙等人曾极力推动将日记付梓,曾经师事李慈铭的樊增祥“以速刻自任,索最后一盒(日记)去,卒未刻”。1919年,在蔡元培、傅增湘、王幼山、王书衡等及学界二十余人的共同捐助下,商务印书馆于1920年以《越缦堂日记》为其名影印出版了遗留六十四册日记稿的后五十一册。《越缦堂日记》是清代很有名的日记,与《翁同龢日记》、王闿运《湘绮楼日记》、叶昌炽《缘督庐日记》齐名,并称“晚清四大日记”。

拍卖预告

荣宝斋(上海)丁酉年冬季艺术品拍卖会圆满结束

预展时间:2018年
拍卖时间:
感谢各位藏家与买家的关注与支持,荣宝斋(上海)丁酉年冬季艺术品拍卖会圆满结束。2018年拍卖征集也如火如荼地展开,希望社会各界一如既往的支持荣宝斋(上海),我们也将致力于将优秀的艺术品奉献给广大藏家。
公司地址:上海市虹口区东大名路948号白金湾广场15楼
公司电话:021-65867799

精品赏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