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精品赏析>迎中秋 庆国庆丨荣宝斋(上海)九周年书画精品拍卖会拍品选粹(二)

迎中秋 庆国庆丨荣宝斋(上海)九周年书画精品拍卖会拍品选粹(二)

任伯年《献寿图》

设色纸本 立轴

尺寸:194×102.4cm约17.9平尺

钤印:颐印、任伯年款识:同治辛未(1871年)仲冬,伯年任颐写于黄歇浦上之碧梧书屋。

鉴藏印:荣宝斋收藏

出版:1、《荣宝斋珍藏·卷3》P142,荣宝斋出版社,2009年。

2、《荣宝斋日历2015馆藏书画珍品》四月廿九日页,荣宝斋出版社,2015年。

说明:此为荣宝斋库存作品。


戏彩捧觞真乐事,蟠桃献寿千春——荣宝斋珍藏任伯年《献寿图》

任伯年作为清末“海上画派”的重要画家,在人物、花鸟诸传统绘画领域都有建树。任伯年的人物画,早年师从萧云从,费晓楼,特别喜欢费晓楼的仕女画。并曾一度以小楼为号,后受到任阜长的影响,专攻陈洪绶,其夸张奇伟的人物造型得益于陈洪绶,装饰性极强的铁线描取法于任熏。他的人物画大多是信笔胸臆的写意人物,大多是传统的古装人物题材,他一生中创作了无数个可爱的形象,他画的女娲、八仙、寿星、钟馗、王母等都是民间所喜爱的形象,顺应了时代的“大众趣味”。

此件作品人物形象借助线条造型,以淡墨淡彩敷染,麻姑和老人衣纹粗犷流畅,如“银钩铁画”,属于纯粹的钉头鼠尾描,长线行笔迅疾,盘曲回折,流畅有力,精气逼人,起迄回旋,千姿百态。每一组线条都安排地恰到好处,都起着重要作用。其人物在丰富精炼的线条之下,是人物造型的精准诠释。这种以写意为主的绘画方式既体现了“气韵生动”的传统绘画宗旨,又使人物形象相对丰满真实。人物造型既有传统的布局形式,又具有创新的绘画技法。

“麻姑献寿”是民间绘画中常见的题材。传说三月三日为西王母寿辰,麻姑在绛珠河畔以十三泓清泉历经十三年,酿成灵芝酒,于是携灵芝酒前往瑶台为王母祝寿。画中的麻姑相貌古雅,颇有出尘之致,符合道释人物的特征。而另有一老者,背负一篮仙桃,站其一旁,面态可鞠。

此作品为荣宝斋所珍藏,并著录于《荣宝斋珍藏·卷3》中,是任伯年不可多得的人物佳作。

朱梅邨《麻姑献寿》

设色纸本 立轴

尺寸:127×64.5cm约7.4平尺

钤印:朱梅邨

款识:辛巳(1941年)五月,临陈悔迟真迹,奉祝陶母曹太夫人六旬初庆。朱梅邨。

说明:1、大霖题签条。款识:朱梅邨麻姑献寿图真迹,朱大霖题签。钤印:朱、大林。2、此作品由朱梅邨家属友情提供。

朱大霖(b.1946),苏州人,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、苏州书法家协会副主席、东吴印社副社长、中国沧浪书社执事、日本中国书法学院教授。大霖出身书画世家。舅祖吴湖帆系书画、鉴定、收藏界泰斗;其父朱梅邨,国画大家、上海中国画院元老。大霖幼承庭训,得其舅祖、父亲真传,苦学先贤杰作,锲而不舍。书法以六朝碑版为根基,兼熔秦汉晋唐为一炉,个性鲜明;绘画以家学为本,兼容并蓄,力倡书画同源。


齐白石 《松鹤》

设色纸本 立轴

尺寸:180×48.2cm约7.8平尺

钤印:老木

款识:齐璜。

鉴藏印:荣宝斋收藏

出版:1、《齐白石作品集》P103,人民美术出版社,1963年

2、《中国画》P10,中国工艺品进出口公司北京市分公司,1980年。

3、《荣宝斋秘藏美术品展》P4,西武百货,1986年。

4、《荣宝斋珍藏·卷7》P179,荣宝斋出版社,2009年。

5、《荣宝斋日历2014馆藏书画珍品》八月廿五日页,荣宝斋出版社,2014年。

展览:“荣宝斋珍藏艺术品展”,东京,1986年。说明:此为荣宝斋库存作品。


持松为寿与鹤同侪——荣宝斋珍藏齐白石《松鹤》

仙鹤是中国文化中的吉祥之物,是成仙慕道的象征之一,在道教中,仙鹤是成仙和长寿的象征。此外,仙鹤又是长寿、忠贞、幸福和吉祥的承载之物,明代的官服补子更以仙鹤为一品文官的象征,可见仙鹤的尊贵和在古人心目中的重要性。中国文人很早就有饲养丹顶鹤的习俗,唐宋时期养鹤之风在民间极为盛行,宋代的著名隐士林逋就曾经以“梅妻鹤子”行于世,爱鹤如子,形影不离,为人称道。

仙鹤也是中国画的传统题材,唐代就有以画鹤名世的薛稷,又有宋徽宗赵佶《瑞鹤图》名传于世。齐白石画仙鹤,大体继承前人的画法,独创的因素不像画水族那么突出。但他画仙鹤仍有自己的风格,画法也有独特之处。齐白石笔下的仙鹤,气宇轩昂,挺拔有力,笔墨苍健。其画仙鹤的常规是以墨笔画仙鹤全身,只以红色点丹顶。

白石画仙鹤,大抵都是祝寿之作,“千岁之鹤依千年之松”。鹤的形象多直立,凸显其修长、雄健和高贵。此幅长喙用淡墨。余皆以焦墨勾画,笔力苍劲。是白石仙鹤中之精品。

纵观齐白石的绘画生涯,以仙鹤入画的作品相对来说属于少数。仙鹤在中国文化中属于吉祥之物,是长寿、吉祥、幸福的代名词。明朝和清朝给丹顶鹤赋予了忠贞清白、品德高尚的文化内涵。文官的补服,一品文官绣丹顶鹤,把它列为仅次于皇家专用的龙凤的重要标识,因而人们也称鹤为“一品鸟”。

齐白石画鹤,多用浓墨来勾勒出眼、嘴、腿、爪,以淡墨勾轮廓,中间身躯留白,画曲颈则是一边淡墨细线一边浓墨粗线,另用大面积浓墨来刻画收拢的翅膀和尾巴,以少许朱红点画鹤顶。形象多直立,凸显其修长、雄健和高贵。画面中仙鹤神情安逸,寓意宁静深远。仙鹤立于马尾松之下,松针与松枝,墨色浓淡粗细相间,清新隽永,生动雅致。一枝梅花斜卧在画面下方,使得整件作品构图更加丰富。

白石老人正是通过对于仙鹤的描绘表达对于那些品格高尚纯洁,立壁千仞,无欲则刚的谦谦君子们的赞美。仙鹤足下之松树亦是有所深意,松树四季常青,在严寒中依然挺拔苍翠,亦被人们比喻为有德的君子,梅以它的高洁、坚强、谦虚的品格,给人以立志奋发的激励。松、梅、鹤同时出现在画面中,更是对绘画主题的进一步加深和强调,可见齐白石对于这张画的构思和立意的确卓尔不凡。荣宝斋素有民间小故宫之称。1986年,荣宝斋应日本西武艺术馆的邀请,将荣宝斋珍藏多年的明、清字画及文房四宝,拿出近二百件精品,在日本东京举办了“荣宝斋珍藏艺术品展”,轰动了日本。此后,两国的书画交流高潮迭起,形成了两国文化艺术交流史上空前的盛况。

齐白石《松鹰》

设色纸本 立轴

尺寸:178.5×47.8cm约7.7平尺

钤印:老白、大匠之门

款识:乙丑(1925年)秋八月,齐璜。

鉴藏印:荣宝斋收藏

出版: 1、《荣宝斋三十周年纪念册》P90,荣宝斋、中华商务联合印刷(香港)有限公司,1980年。

2、《荣宝斋珍藏·卷7》P77,荣宝斋出版社,2009年。

说明:此为荣宝斋库存作品。


高立千年——荣宝斋珍藏齐白石《松鹰》

松鹰是齐白石最喜欢也是最擅长的题材之一。松与鹰两个意象的结合象征了一种刚劲、坚韧、不屈与博大,托物言志,寄托了他的人生理想。正如他在一首题《鹰》诗中写道:“连年看汝立,嘴爪世应稀。杀气层霄上,飞搏众岭低。”

此件《松鹰》以淡而润的墨色写松干,虬曲的松干和细密的松针均以带有篆书笔意的线条徐徐写出,松针密密重重,繁而不乱,笔笔交代。树干的粗率、洒逸,与松针的细腻形成对比,线条刚强又不乏韧性,整个树干树枝之间,墨色的干湿浓淡对比,十分强烈却又浑然一体,枝条穿插之间组织得既具丰富性又疏朗清逸。画家以过人笔力表现出了松树苍劲的风姿。画幅上端一只雄鹰静立在松干上,侧身回眸,远瞩前方,鹰之造型写实,喙、眼睛及爪以劲健的墨线勾出,喙尖锐而弯曲,带有利钩的趾爪十分有力,紧紧抓住树干。用赭石与淡墨皴擦出羽毛的结构,蓬松丰满而富有质感。再以数笔阔画出正羽和尾羽,笔画层次分明,生动自然。再以焦墨勾勒出喙和眼睛,使得雄鹰炯炯有神使人感受到一种独立苍茫有所思的英雄孤傲之气。

1917年,白石老人移居北京,所画松鹰图,也多为此后定居北京所画。松鹰图在传统文化中多有寓意,多将松树象征长寿,老鹰象征英雄,而齐白石笔下的松鹰除了以上比兴意义外,更多了一层拙厚朴茂的生命气息。白石老人画松鹰无疑带有乡思之情,其家乡湘潭一带多松多飞禽,因此他的松鹰图无一例外得以家乡的马尾松作为配景;为了衬托鹰的刚健之美,将松与鹰并置,松树本身具有一种挺拔不凋的品质。松鹰图不仅体现着阳刚的力量,还洋溢着对英雄的崇敬之情。所以纵观齐白石先生所画松鹰图,也大多赠送给政界高官或者将军名流等人,而且尺幅巨大。目前我们所能看到的齐白石松鹰图,上款人既有北洋时期的总统也有国共两党的领袖,更有军政显宦、学界名流等,所以老人的松鹰也画得格外用心,迥异于寻常酬应之作。松与鹰两个意象的结合象征了一种刚劲、坚韧、不屈与博大,托物言志,寄托了他的人生理想。纵观此幅作品,雄鹰回头仰视天空,一股英雄之气,油然而生。此件作品为荣宝斋珍藏,并著录于1980年所出版的《荣宝斋三十周年纪念册》和2009年荣宝斋出版社所出版的《荣宝斋珍藏·卷7》中。十分精罕,值得珍藏。

齐白石 《桂花绶带》

设色纸本 立轴

尺寸:117×45.4cm约4.8平尺

钤印:老白、齐大
款识:寄萍堂老人齐白石作。

鉴藏印:荣宝斋收藏

出版:1、《荣宝斋珍藏·卷7》P208,荣宝斋出版社,2009年。

2、《艺术品》总第68期封底,荣宝斋,2017年。

3、《荣宝斋日历2019荣宝斋珍藏书画选》十二月十五日页,荣宝斋出版社,2019年。

展览:“世纪丹青——吴昌硕、齐白石绘画展”,北京,2017年。

说明:此为荣宝斋库存作品。


桂子飘香富贵双寿——荣宝斋珍藏齐白石《桂花绶带图》

绶带鸟是世界上最为珍稀的鸟类之一,它身型优美,尤其是雄鸟身后的两根长尾羽,犹如帝王将相所配之绶带。据书载,绶带鸟是乾隆皇帝最喜欢的瑞禽,故御赐其名为“寿带鸟”,并封为官鸟,严禁民间私养,足见其珍贵。

齐白石以墨写桂枝和叶筋,青绿晕染桂叶,浓淡相宜,所绘桂树枝繁叶茂,却于错乱中营造出一种丰富的画面空间,枝幹与叶脉或以乾笔率意而为,显其苍硬,或以浓墨湿笔写出,见其秀雅,桂叶之间以藤黄点染出淡黄色桂花花朵,正如朱熹诗句中所描绘的“叶密千层绿,花开万点黄。”微风拂面,阵阵桂香袭面。“物之美者,招摇之桂”,桂花一直是世上美好、高雅事物的象征。而对于齐白石来说,桂花也代表了故乡,是记忆里湘潭漫山遍野的桂花香。石上立一双绶带鸟,一只瞪眼张嘴,稚趣盎然;一只眼含笑意,憨态可掬。长长的冠翎与尾羽交错自然,虽各自相背,却灵犀相通。

此件作品曾于2017年,荣宝斋为齐白石逝世六十周年所举办的《世纪丹青——吴昌硕、齐白石绘画展》中展览,并由荣宝斋制作了文创产品,作为礼品销售,还出版于《荣宝斋珍藏·卷7》。1953年,中央人民政府为表彰白石老人为祖国文化所做出的贡献,授予他“中国人民杰出的艺术家”的光荣称号,并赞扬他“把现实和理想结合起来。他忠于事物的真实,也忠于事物的理想;他忠于事物的细节,也忠于事物的精神。这是艺术的最高表现方法”。此件《桂花绶带图》则是齐白石忠于真实、忠于精神的代表之一。

齐白石 《金秋蔬果图卷》

设色纸本 手卷

尺寸:35.8×306cm约9.9平尺

钤印:白石老人

款识:梦松门客属。八十二老人白石画。壬午(1942年)。

鉴藏印:荣宝斋收藏

出版:1、《荣宝斋珍藏·卷7》P244、P245,荣宝斋出版社,2009年。2、《荣宝斋日历2015馆藏书画珍品》十月十六日页,荣宝斋出版社,2015年。

说明:1、此为荣宝斋库存作品。

2、从《白石老人自述:我的晚年十年》可知,壬午(1942年)白石老人自署八十二岁。

3、上款人“梦松”应为汪梦松。
汪梦松(1883-1954),字孚若,一作梦空,祖籍安徽,侨寓浙江衢州高家乡。其人于莲花镇经商生活四十余年,为一介儒商,汪氏博学多识,并嗜好金石,家中藏书甚富,一九二零年与弘一法师结缘,两人一见如故。弘一法师对其品行极为推崇,曾为其立传并治印两方。


却道天凉好个秋——荣宝斋珍藏齐白石《金秋蔬果图卷》

齐白石是文人画家,他却不爱文人悲秋的劲儿。齐白石世界里的秋总是明媚、鲜艳、浓郁的。他说秋“山翁把笔忙何苦,争得秋光上海棠”,他又说秋“且喜垂垂见瓜日,秋风又向小圆吹”,他再说秋“愁风哭雨香还溢,治露严霜色更佳”。半辈子在湖南,半辈子在北京,齐白石想起来秋,是秋日里的菊花比金黄,是遍开湘潭的桂树花,是星塘里映着天光的红蓼,是菜畦里飞舞跳动的秋虫,是寄萍棠下垂红可爱的海棠,是越老越红火的老少年,是餐桌肥美的大螃蟹,是北京院里柿树上挂满的“事事如意”。雨儿胡同里住了四十多年的白石老人,回忆起这些美好的秋天,调开颜色,铺上纸,画下了一张热闹明亮的《金秋蔬果图卷》。柿子、葫芦、秋菊、螃蟹、雁来红、红蓼、蝴蝶,从右往左,渐次排开,都是白石老人最拿手的花果和小虫。

齐白石画花果,与他的农村生活经验息息相关,这曾经是他生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。齐白石在北京定居后,内心却是“故里山花此时开也”的思想轨迹。白石老人将这种情感以绘画的方式表达出来,这些作品是齐白石艺术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,也是齐白石艺术的一个特色。此手卷齐白石以轻松灵秀之笔墨写花蔬,精到老练,融会前人,独出机杼,融入情意于物象中,都是白石老人拿手的花和虫,挥洒起来轻松自如。笔力依然老辣过瘾,这一纸佳秋,印入眼帘。红的、黄的、绿的、黑的,对比强烈,色调跳跃,却给人以赏心悦目的感觉。螃蟹横行在花果之间,尾端的蝴蝶翩翩起舞,灵动而盎然的生趣跃然纸上。再加上画尾自然天成的留白,画面立刻有了呼吸,高调和谐。整幅笔墨简淡、构图精练,满溢秋声秋色,淋漓痛快,雅俗共赏。

齐白石作为一代艺术宗师,自他居京并在20年代画名大显之后,登门拜师以及拜访求教者自然不少,其中有书画家如卢光照、许麟庐、娄师白、李可染、王雪涛等,也有梨园艺术家梅兰芳、新凤霞,还有一些政界的人物甚至僧人,亦有女弟子胡洁青、郭秀仪等,他们以门人弟子、画友知己的身份与齐白石交游。齐白石乐于提携后生,可以说桃李满天下,他多把非弟子身份的学画者称作“门客”,齐白石刻印称自己“三千门客赵吴无”,意即赵之谦和吴昌硕的门人弟子也比不上他的多。

此幅《金秋蔬果图卷》款书:梦松门客属,八十二老人白石画,壬午。从《白石老人自述:我的晚年十年》可知,壬午(1942年)白石老人自署八十二岁。“(民国二十六年(丁丑·一九三七),我七十七岁。早先我在长沙,舒贻上之鎏给我算八字,说:「在丁丑年,脱丙运,交辰运。辰运是丁丑年三月十二日交,壬午三月十二日脱。丁丑年下半年卽算辰运,辰与八字中之戌相冲,冲开富贵宝藏,小康自有可期,惟丑辰戌相刑,美中不足。」又说:「交运时,可先念佛三遍,然后默念辰与酉合若干遍,在立夏以前,随时均宜念之。」又说:「十二日戌时,是交辰运之时,属龙属狗之小孩宜暂避,属牛羊者亦不可近。本人可佩一金器,如金戒指之类。」念佛,带金器,避见属龙属狗属牛羊的人,我听了他话,都照办了。我还在他批的命书封面,写了九个大字:「十二日戌刻交运大吉」。又在里页,写了几行字道:「宜用瞒天过海法,今年七十五,可口称七十七,作为逃过七十五一关矣。」从丁丑年起,我就加了两岁,本年就算七十七岁了。”由款识可以看出,齐白石画送给一位名为“梦松”的门客。

梦松当为汪梦松。汪梦松(1883-1954),字孚若,一作梦空,祖籍安徽,侨寓浙江衢州高家乡。其人于莲花镇经商生活四十余年,为一介儒商,汪氏博学多识,并嗜好金石,家中藏书甚富,一九二零年与弘一法师结缘,两人一见如故。弘一法师对其品行极为推崇,曾为其立传并治印两方。此幅《金秋蔬果图卷》尺幅长达3.06米,画面丰富,趣味十足,可见白石老人在作画时候的用心程度。


齐白石 《秋中图》
设色纸本 镜心

尺寸:102.5×34cm约3.1平尺

钤印:齐大、买丝原绣绣丝人

款识:1、客来倩(“倩”,读qìng,基本字义为请,央求请人做某事。倩人,请托别人)予画中秋图,一日来客再四,予再四画之。

2、秋中图。白石又篆。

展览:“叶隐闻声——齐白石工笔草虫大展暨白石友朋展”,保利艺术博物馆,2015年11月6日-10日。


齐白石 《寿酒》

设色纸本 立轴

尺寸:103×34cm约3.2平尺

钤印:齐大、悔乌堂

款识:寿酒。溥泉贤姻侄清属。己卯(1939年)春,齐璜赠于燕京。

鉴藏印:荣宝斋收藏

说明:此为荣宝斋库存作品。


黄宾虹、吴昌硕等《清趣册页十五开》

设色、水墨纸本

尺寸:20.5×29.5cm×13约0.5平尺(每幅)

册页款识:1、五老山人。钤印:五老;

2、国色天香。戊辰(1928年)之春日,古叶潭史。钤印:至德;

3、水流山静见闲身。庚申秋晚写,秋邨顿首。钤印:循、秋邨;

4、阳朔山水。以元人简笔写之,宾虹。钤印:朴居士;

5、雨洗妍妍净,风吹细细香。己未(1919年)首冬。钤印:景逸之印、墨隐、天真烂漫是吾师;

6、庚申(1920年)春日拟大风画意,瘦铁。钤印:叔厓;

7、绿阴垂钓。庚申(1920年)春日,晚翠写。钤印:忠印、子贞;

8、春池游鱼。秋邨循人。钤印:野循;

9、受天百禄。拟赵无闷笔,安吉吴昌硕。钤印:吴俊之印、古鄣;

10、十指何须论短长,秋霜染得色偏黄。拈花总示金仙手,化在枝头放妙香。庚申(1920年)春日吉堂居士诗画。钤印:吉堂;

11、不识。钤印:永乡。

12、寒塘有此趣。桂仙逸士。钤印:桂仙。

13、几种名花绕苑开,䌽云尽日推楼台。庚申(1920年)浴佛节前三日,剑父。钤印:高剑父。

说明:1、江上琼山题首跋。款识:琼山逸题首。钤印:江上景逸、数封道人、墨磨人。

2、吴昌硕题尾跋。款识:西湖边。一别头将白,风尘十九年。故人诗有学,欲和琴无弦。南北高峰下,逍遥赋几篇。南宋一湖水,东风万柳丝。山泉迎着屐,岩月候敲诗。冷趣林逋鹤,英风武穆旗。他年访游迹,相对盖离奇。西泠觅句图旧作。庚申(1920年)春三月,安吉吴昌硕,时年七十又七。钤印:吴昌石。





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——荣宝斋(上海)拍卖
第一时间获得最新资讯及高清大图



拍卖预告

荣宝斋(上海)九周年书画精品拍卖会

预展时间:2020年
拍卖时间:

预展时间:2020年10月23日-24日

拍卖时间:2020年10月25日

拍卖地点:上海市虹口区东大名路501号白玉兰广场办公楼空中大堂(36楼)

公司地址:上海市虹口区东大名路948号白金湾广场15楼

公司电话:021-65867799 

公司邮箱:rbzsh@art139.com



精品赏析